在巴黎的最後一個晚上我忽然想去看凱旋門(Arc de Triomphe)。

原本是想說下次再去巴黎的時候再看,可是我這個人就是個性古怪,想到要做什麽就有半強迫症的感覺一定要去做... 所以雖然我們那天已經逛了很多地方,而且晚上還有訂了位的晚餐要趕場,我們還是決定去看看。

阿強很快上網找了需要轉搭的車,然後我們就破例在巔峰時段去坐地鐵。

地鐵站人很多,但是大家都規規矩矩地稍做排隊的形態在等車。

有幾個年輕女孩,則群聚在一旁聊天打笑。

車子來了,每個人雖然都想上車,但就我們在巴黎幾天所看的一樣,大家還是都很有秩序,從不會推擠... 直到那群年輕女孩中的其中一個,在人潮裏開始推擠鑽動,硬是插隊擠上了車。

像我說的,就我們在巴黎短短的幾天所見,巴黎人在人潮多或擁擠的地方(特別是在車上),還是各司其事,也會盡量不去碰到別人的身體,像這樣:

所以那個女孩子的推擠讓少數幾個人咕噥了幾聲,我也覺得她很沒有禮貌。

大家上了車,找到位子或坐或站(大部分的人都得站著);那個女孩站在人群之間。

地鐵的車走走停停,車子裏的人也開始稍稍移動一點點。

我忽然覺得有人快貼在我身上,拉扯到我的包包,所以我把包包拉好,稍微後退一點點比較舒服。

車子停了幾站,在某一站車子又開動的時候大家都往前傾了一下,然後阿強忽然把右手擡起拉車上的鐵杆保持平衡:

又過了幾秒,他跟我說,"My wallet is gone!"(我皮夾不見了!),然後馬上說,"It's this girl."(是這個女生。)

我問他確定嗎?他說確定,我就說,那你把它要回來!

女孩當時已經稍稍轉身面向車門,阿強戳了戳她的肩膀,她擡頭看看阿強,一臉無辜。

阿強說,"My wallet. Give it back."(我的皮夾,還給我。)

女孩沒說什麽。

阿強稍稍大聲一些,再説了一次,"Wallet. Give it."(皮夾,給我。)... 怕她聼不懂還稍微簡化了些。

女孩緩緩地往下方將手伸出,再緩緩地拉上來...  然後把阿強的皮夾交還給他。

噢,附帶一提,偷竊的女孩剛好有被我拍下來... 就是上面第二張照片裏左下角,介在相機和阿強那位。

車上的人竊竊私語,門邊的幾個上班族男人對阿強點了點頭(是在說恭喜嗎?)然後有一位老先生開始罵/碎碎念那個女孩... 直到大家在大站下車轉車。

我和阿強後來想想,不知道老先生是在罵那個女孩偷竊丟巴黎人的臉,還是在指責她沒有成功... 

很幸運的,因爲阿強在皮夾被扒馬上就發現,女孩還沒下車,也沒有時間拿走皮夾内的任何東西。

阿強說,他馬上就發現皮夾不見,而且是那個女生偷的原因,是因爲一開始他有先感覺到女生的手碰了他的大腿一下,以爲是她重心不穩碰到的,但第二次他又感覺到她的手碰過來,而且是比較上面一點(深口袋的位置)他就發現她不應該可以摸得到他的大腿(因爲那是皮夾在的地方),所以很快檢查一下,就發現皮夾不見了。

我們雖然聼過很多人在歐洲人潮多的地方東西被偷,也知道不管在何時都得小心謹慎,但在巴黎的幾天因爲開心愉快,開始有點不設防,然後就讓鳥事發生了!

有學到教訓了。

真的唷,我們遇到的“好的”巴黎人真的都不會沒有禮貌地推擠或讓人不舒服,有沒禮貌或跟大家不一樣行爲的人,可能就是會找機會對你下手的“壞人”呢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chingsays 的頭像
yichingsays

咖啡館裡聊是非

yichingsa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